全球微頭條丨一年流出1.5個海南人口,河南有多難
2023-03-24 09:17:48    騰訊網

常住人口“縮水”,自然增長率轉負

杭州加碼“引人”,最近又將目光聚焦河南。


【資料圖】

近日,杭州本地媒體策劃了一組主題為“豫見杭州”的視頻。對于河南與杭州的關系,其報道中直言,“杭州成了河南第二省會”。報道中還解釋,近十年來,涌入杭州的河南人一路飆升,河南“杭漂”也成為當地眾多外鄉人的代表。

杭州到底有多少河南人?杭州另一家媒體用的數據顯示,2021年,在杭州1220.4萬常住人口中,河南籍人口總量達到192.3萬人,占比15.8%,僅比杭州本地籍貫17.8%,低了兩個百分點。換言之,在杭州大街上遇到的每100個人中,河南人只比杭州“土著”少兩個。

一方面,近年來杭州外來人口強勁增長,河南人功勞不淺,杭州甚至被調侃為“豫杭”;但另一方面,作為外出務工大省,河南卻愈加陷入人口外流、常住人口“縮水”的困境。

從數據上看,去年,河南常住人口為9872萬人,同比減少11萬人,相比2021年58萬的降幅有所收窄,但仍保持下降趨勢;與此同時,河南生育也跟不上了,去年人口自然增長率僅-0.08‰,為62年來首次出現負增長。不僅如此,作為戶籍人口過億的第一大省,河南人口流出規模近年呈不斷擴大趨勢,2021年超過1600萬人……

對于高度依賴人力資源發展的河南來說,急需進一步優化人口布局。而眼下,河南是否還有力挽狂瀾的余地?

涌入杭州

河南人扎堆杭州,并非首次進入官方視野。去年6月,河南省人民政府官網就曾發布一則文章,直言“杭州最多的外地人是河南人”。其援引數據指出,2021年杭州常住人口中,浙江籍人口占28.7%,河南籍人口占15.8%,安徽籍人口占12.1%,河南為常住杭州的外地人中人口最多的省份。

圖片來源:新華社

即便是2019年至2020年疫情期間,杭州河南籍人口仍增加42.75萬人,為新增人口來源最多的省份。

當用工、務工需求出現時,雙方政府也將彼此作為“首選項”。今年春節后開工第一天起,杭州就馬不停蹄組團出省招工,在27個目的地城市中,河南城市就占6個。據本地媒體報道,這是杭州“精準招人”下的選擇——最喜歡去杭州的務工者來源,省外省份中河南排在前列。

反過來,河南城市也不遺余力將本地務工人員送往杭州。今年2月底,洛陽嵩縣縣長及其一行人親自護送76名務工人員赴杭州“上任”,甚至向用工家庭、企業贈送可終身免門票游覽嵩縣所有景區的旅游卡。他們還在杭州舉行了勞務品牌暨文化旅游推介會,與杭州市人社局簽訂協議,建立長期勞務合作關系。

圖片來源:嵩縣人民政府網站

這場“雙向奔赴”事出有因。

外界習慣于用歷史淵源解釋二者的深刻聯系。時間追溯到宋朝將都城,北宋從河南汴京遷移到臨安(今杭州),大批河南一帶的移民一道前往。一組數據顯示,當時,杭州本地人口僅7萬人左右,而遷來的河南移民足有18.9萬戶。復旦大學歷史地理研究所的研究顯示,移民中的76%來自河南,其中絕大多數又來自汴梁。

中原血統仍然體現在當今杭州的方方面面。杭州官話比起其他吳語的“溫柔婉轉”,濁音眾多,有明顯的北方特色,杭州也被外界冠以“吳語飛地”之名;更有人認為,杭州的小籠包與開封灌湯包血脈相連,杭州遍地的片兒川店對于喜食面食的河南人也十分友好……直到現在,這些文化因素似乎繼續影響著河南人的就業選擇。

但置于今天的語境下,兩地人口與產業的互補性更加深了二者的往來。

當被問及嵩縣“主動出擊”的原因時,當地人社局副局長任跟虎曾指出,務工是嵩縣人增收的一大渠道,每年嵩縣前往杭州等地打工的人有14萬次。為更好“推銷”當地務工人員,當地還特別打造“嵩州家政”“嵩州焊工”“嵩州建工”等縣域特色勞務品牌。

河南的外出務工需求,恰與杭州吸納外來務工人員的需求精準適配。此前在洛陽舉辦省際勞務協作招聘會時,杭州就業管理服務中心副主任黃小昶曾指出,洛陽和杭州在產業結構、勞務協作方面具有互補優勢,每年在杭州參保登記的務工人員中,僅河南籍的就超過40萬人。

而在杭州大量的就業供給下,務工者還會形成親朋之間的帶動效應。河南省政協人口資源環境委員會副主任、河南省社科院原院長谷建全曾提到,有不少河南周口人在杭州開出租車,甚至一度在杭州北站附近聚居形成“河南村”。

走出河南

從某種意義上說,河南人外出務工,表面上看是推動務工所在地的經濟發展,但同時也解決了河南自身的發展需求。

圖片來源:新華社

河南省平頂山市統計局就曾發文分析稱,多年來,河南各地積極推進農村富余勞動力轉移,為解決“三農”問題、統籌城鄉發展、發展地方經濟產生了積極影響。通過人口流動,有效實現了勞動力資源合理配置,并推動欠發達地區家庭增收、解決流出地的深層矛盾。

“富余”是河南人口一直以來的基本特征。數據顯示,2021年,河南共有戶籍人口1.15億,居于全國首位,高出第二名山東1000余萬人。大量的人力資源為河南勞動力密集型產業發展壘起基石,特別是農業農村人口比重大,造就了糧食生產的優勢和王牌。

數據顯示,河南用占全國1/16的耕地,生產了占全國1/10的糧食,小麥產量占全國1/4,畜牧業產值占全國1/10,均居全國第一。農業本身就是勞動密集型產業,端穩中國飯碗,離不開大量勞動力的支撐。

改革開放初期,聯產承包責任制解決了糧食問題,全國人民不再發愁溫飽問題。從土地上走出來的農民需要一條致富之路,而沿海城市鄉鎮企業的興起,則提供了“外出打工”的空間,自帶的人口優勢讓河南逐漸成為外出務工大省。

從流出人口的數量可見一斑。數據顯示,近10年內,河南戶籍人口與常住人口之間的差距持續擴大,到2021年,該數字達到1649.74萬人,若按照同年海南常住人口1020.46萬人計算,相當于河南流出超過1.5個海南人口。

這一流出規模也意味著,河南人的足跡幾乎遍布全國各省,為特別是沿海城市的建設發展貢獻了重要力量。根據河南省統計局公開的數據,2020年,河南省的出生流出人口主要流向廣東、浙江、江蘇、上海等地。

對于人口“孔雀東南飛”,河南此前在很長時間內都安之若素。

2010年前后,在金融危機影響下,河南曾面對大量農民工返鄉。據河南當地媒體報道,當時有政府官員提出疑問:為什么不多想想怎樣在家門口解決就業?向外轉移勞動力很光榮嗎?它從另一面說明我們本地經濟發展水平低,就業崗位少。

要讓人口回流,解決“就業”是首要大事。也是在同一時期,河南瞄準“招大商”,期望以大投資規模的項目,一次性帶動大量就業落地,并帶動配套的其他企業入駐。富士康正是在此時期落戶鄭州,至今仍是當地就業大戶。

效果幾乎立竿見影。數據顯示,2010年以前,河南省農村勞動力有接近70%到珠三角、長三角和環渤海地區就業。但在2011年河南省勞務工省內就業人數比2010年增加了126萬,其中約24萬人是從省外轉移到省內的。此后,河南省內農村勞動力轉移就業人數連續7年高于向省外輸出農村勞動力人數,農村勞動力逐步向省內回流。

扭轉外流

河南已有意要擺脫人口大規模持續外流的問題。

如平頂山市統計局上述文章分析,河南人口外流已經造成了當地勞動力和人才的流失,使農村普遍出現“空殼化”現象,形成嚴重人口結構失衡。體現在數據上,2020年,河南勞動力人口僅占總人口的58.79%,占比為全國最低。

過去經驗表明,創造就業是人口回流的一種“前置條件”。但是,現有就業尚未能阻止流出人口擴大的趨勢,一個“富士康”也并不足以根本上扭轉人口流動。

河南承接產業轉移已勢在必行。去年1月,《河南省“十四五”招商引資和承接產業轉移規劃》對外公開,明確通過承接產業轉移,將河南萬億級產業從2個提升至7個。

圖片來源:鄭州日報(李新華 攝)

新一輪產業鏈轉移潮下,河南也迎來投資的高潮。特別體現在外資上,去年,河南實際使用外資達17.79億元,同比增長118.24%。反映到進出口上,今年前兩個月,河南進出口增速為15.2%,位居全國第十位。

但即便是現成的大項目,仍有問題隱現。

去年10月,受疫情影響的富士康曾出現10萬招工缺口。為趕上生產旺季,富士康拿出頗具誘惑力的薪酬條件,并通過政府協助推動招工。從表面上,招工還算順利,甚至一度出現“招工太快,床位不夠”,但據媒體報道,也不乏新應聘員工沒待到報道就走的情形——廠里的工作令一些應聘者感到與設想“有落差”。

盡管疫情屬特殊情況,但富士康招工一直有賴于當地政府的協助。河南大學副教授陳肖飛的一則論文中提到,早在富士康落地鄭州前,“招工”重要性就被提出,而河南給出的應答,一是當地豐富的勞動力資源,二是下至村鎮的強大招工動員能力。當地對此不乏質疑聲音:富士康連招工問題都讓政府解決,其他企業遇到用工荒,管還是不管?

有觀點認為,比起緊盯著人口數量來做文章,河南不如跳出一步,嘗試推動制度層面的變革,一個關鍵在于推動市場化機制變革。

眼下,河南的一種思路是,推動“打工經濟”向“創業經濟”轉變。河南方面曾提出設想:全省約3000萬農村外出務工人員,如果能夠把其中10%有創業能力、經驗和愿望的人員引回家鄉創業,就是300萬的龐大創業主體,如果一帶十、十帶百,以創新帶動創業,以創業帶動就業,這個群體就會匯聚成鄉村振興、中原出彩的強大力量。

文字 | 楊棄非

*頭圖來源:新華社?*城市進化論原創出品,未經授權,不得復制和轉載,否則將追究法律責任。

關鍵詞:

日韩亚洲欧美一区二区三区在线